我只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2019-06-11 08:00 来源:卡源

深圳做代妈多少钱我只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腻烦

红鼻子鲁道夫

我只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发布时间:2019-03-2514:10星期一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王乾荣苏格拉底说:“我只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话常被用来赞扬智者苏格拉底的谦逊,也告诫人们要虚怀若谷,万勿妄自尊大。其实这句话明明是一个悖论——可以问问苏格拉底先生:您既然“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又“知道”自己的“不知道”呢您“什么也不知道”,说难听点儿,您就是一个植物人或非人啦。

当然这样抬杠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尽人皆知,苏格拉底乃是一位超级学问家,他的知识如汪洋大海,人道“雅典有没有比苏格拉底更聪明的人”,他怎会“什么也不知道”呢我从这个意义上理解苏格拉底的谦辞——很多人是不知道自己的无知的。想想也是,古往今来,天高地阔,万事万物,无穷无尽,均是人们欲“知”的对象。然而任谁都是此生有涯,客观世界却是无涯的;以有涯而随无涯,殆矣。

何况很有些知识,非常尖端深奥,只是少数非常智慧的拔尖人士钻研的场域,譬若摩登的量子论,对于普通人来说,犹如一个黑洞,或者说一团混沌,脑子里连它的概念都不会有。所以一个人不知道的东东,肯定是无边的。聪明人常常为自己的无知而诚惶诚恐,也把“自己无知”作为激发求知欲和奋发向上的一句座右铭。不知道自己的无知,便会不求甚解,或者想当然,以无知当有知,并以自己的无知去行事,那是很可怕的。举个小例——想在无桥的地方过河,既不丈量河水深浅,也不摸着石头探索,就那么莽撞地蹚着走,水浅澜安便罢了,水深流急呢,无疑将葬身鱼腹。当然诸如过河这等事,没人会如此愚蠢地去送死,但人们的无知盲动之举,实则比比皆是。举个网上的小例——1995年4月,美国一劫匪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匹慈堡两家银行。警察根据监控画面将劫匪抓捕。劫匪觉得不可思议,他说他知道用柠檬汁可制作隐形墨水,就在脸上涂了柠檬汁,自信摄像头不会拍到他。您说这笨匪的抢劫可恶可恨,还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可笑可恨康乃尔大学心理教授邓宁就这个故事,总结出一条规律,即越是缺乏知识之人,就越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这一观察结果被称为“邓宁效应”。下面例子也小小不言——有所谓学界名人把“鸿鹄”念成“鸿浩”,是知也,抑或不知也“鹄”并非生僻字,他却不识。要命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的不知,所以才以不知为知,便自以为是地念错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不知,他也许“至少”会想起连引车卖浆者流都熟悉的孔子名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他就会先查字典,绝对不会以他那显赫的身份,而出此不上档次的洋相。您瞧瞧,其实不知道自己的无知,真乃是害莫大焉,哪怕认错一个寻常字这等小事,也能无情地令人们眼中饱读诗书的博士,轰然斯文扫地。以孔子语录印证苏格拉底的话,似乎不太相宜,所以我上面用了“至少”这个程度副词。孔子是“肯定”地得出结论——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这就是是。孔子的“是”,就在那儿四平八稳摆着,人们被动接受即得,不接受,便罢。苏格拉底则没有结论——什么是“是”,我不知道。比较起来,还是苏格拉底的名言更具鼓动性,一个人既然认识到自己悲哀的无知,便会自觉地去知识的海洋里上下求索——它才是真励志的。责任编辑:莫亚奇。

(责任编辑:佚名 )